盘小院心声 | 有一种爱,不动声色

时间:2019/6/16 12:36:12


June
16
父亲节快乐
Father's Day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追寻

生而为人,今生的你

又追寻着什么呢?




想着人这一辈子要有追寻、有理想、有欲望,尝遍了七情六欲经历了大风大浪,才不枉世间走这一遭。可没有人是金刚铁石般会对所有的事儿迎刃而解,亦也有脆弱的无助身心。只是每个人都坚强着,自己在坚持、朋友在帮助、师长在勉励,而家人就是最牢固的避风港湾。


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、是严肃的,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。然而,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,一生一世忘不了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。那在父亲节这一天,就带大家走进我们伟大的父亲。



我用的伟大来形容父亲,而不是亲切。因为不敢说,每个人对父亲的感觉都是亲切的。当放下手中事物,面对身边的父亲时,也许就会发现不知不觉中竟疏远了。


牙牙学语时,还趴在他的怀里撒娇,揪着他的胡子说:“爸爸,扎人扎人”。亦拉着他温暖的手掌说着幼稚的话。


可如今,随着时间的流逝,父亲是越来越严格、越来越严肃,好多的小秘密体己话都不会再与他诉说:“这时候的父亲,就少了些亲切感”。



但当我说想吃面,他会亲自为我下厨。当我在外面闯了祸不敢面对时,他会带着我、告诉我这有什么?还有我在呢!错了去补偿道歉,没有错就不能吃亏。


尤记得小学六年级学农的时候,第一次离家,夜不归宿长达六天之久。去时,他拿行李送我;回时,他早早来接我。推开门亦是满屋的饭菜香,也许没有很多言语上的表达。


但我觉得父亲,就是这样伟大,承受着你的小脾气,做你最坚实的后盾。有他在什么都不会怕,这种深邃的、伟大的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爱,到如今我也不会忘怀。



第一次和他发脾气是什么时候呢?在模糊的记忆中仔细寻找,发现实在是太多了,以至于分不清第一次是在何时何地,但父亲每一次的严厉却是记忆犹新。


七岁那年,我把邻家孩子推到了花坛里,幼稚的想着。他说我,我推他,我没有错。父亲牵着我和对方的家长理论是非对错,回去后却把我说的狗血淋头,我直勾勾的瞅着他身边唯一的“武器”--钓鱼竿,怕极了。


不过那一天,他说:“你长本事了啊,感觉没错?小姑娘家家会打人了?你凭什么动手!暴力能解决问题么?”以后遇到这种事情,你不能文明的解决,就来告诉爸爸,爸爸在这里呢!



当时的我,懵懵懂懂听着,懵懵懂懂记着。眨眼到了二十岁的年纪,就在几周前,正午的阳光刚刚好,许久不曾回家的我变的嗜吃、嗜睡。前一秒和家里人吃的不亦乐乎,后一秒就抱着枕头赖在了床上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隐隐约约听着有人叫我的名字,睁眼一看是爸爸,神情紧张、声音越来越大,当时觉得好搞笑啊。他是以为我昏迷了嘛?只不过是睡的沉了些,这么想着,转身继续进入了梦乡。


后来模模糊糊又听到他给妈妈打电话责问着人都去了哪里?为什么不把门关上?女儿睡觉多不安全?原来...这一次啊,不用他多说,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心里都会暖暖的,这就是父亲啊!他的教诲像一盏灯,为我照亮前程;他的关怀像一把伞为我遮风挡雨。


不管何时何地,在他的世界里,我可以无忧无虑做个小公主,不需要伪装成小大人,自由的展现出孩童的模样。





父爱如山,高大巍峨;父爱如河,细长而源源不断;父爱如天,广阔深远。父爱是拐杖,让我们在人生中少摔跟头;父爱是宽阔的海洋,即使在我一事无成的时刻,也会包容我,把我纳入他温暖的胸膛。


好想为他、为我的父亲做些什么啊!从来都是向他索取,也不曾说过谢谢。他总是牵挂着,却不管发生什么,都把我们当成他的骄傲,把最好的留给我们,用双手撑起了整个家。



如今你的孩子已经长大了,亦能体会到你的不容易,可我那微不足道的关心和你的牵挂比起来,显的极其渺小,最美好的是一起留下的回忆。


爸爸,辛苦了


时光啊

请你慢点、慢点、再慢点

别让皱纹刻在父亲的脸上

远在他乡的我也许能做的

只有每天给你打个电话

聊聊家常里短

问问今天的你过得怎么样

但父亲

我愿意用一切换取您的平安永乐

您永远是我最爱的人!


Father's Day
父亲节快乐


文字 | 庞迟

播音 | 庞迟

剪辑 | 胡明村

编排 | 李文龙

手绘 | 李文龙

责编 | 杨轶

审核 | 杨宝航